Echo

开学长弧中……
这里同人/原创写手Echo/小艾
文笔极差,坑多不愁
日博是不介意的
这辈子也不介意的
懒癌晚期患者,可惜脑洞极多
开坑一时爽,填坑泪两行
目前主混文野圈
伊殿/布丁/太宰激推
主吃:太中(不逆)/all太/坡乱(不逆)
【基本上】所有文章首发贴吧
贴吧ID:fayyuu

【原创文】BSD学院(7-8)

  7
  我们的体育老师名叫织田作之助,很显然他是姓织田名作之助,但太宰老师却天天叫他织田作,久而久之我们也这样称呼他了。
  织田作老师脾气很好,我们这样称呼他他也没生气。平时寡言,但实际上是个难得的好老师。在跑完长跑后,他会带我们去办公室喝水。我的体育一直不好,但他也没有让我重跑加练,只是告诉我一些技巧,有时也会鼓励我们这帮体育差得不得了的学生。他的课经常是在上午的最后一节,而他总是提前十分钟自由活动,可以直接去食堂吃饭,因为他下课前不会再整次队。我们也经常看到太宰老师在快自由活动前来操场。在开学初的两个星期内,我们几乎只能在这时看到太宰老师。等我们自由活动了,他便和织田作老师一起去吃饭。我们经常看到他们两个一起吃饭,有时还能看见两人一起吃夜宵。当然,偶尔招生部的坂口安吾老师也会和他们在一起。三个人聊天欢笑吃饭,场景极其和谐,让人难以联想到隔三差五和中也老师互怼的就是太宰老师。

8
  原来教我们化学的是梶井基次郎老师。他特别喜欢带我们进实验室,经常带着一纸袋柠檬过来,所以我们总是亲切地称呼他为柠檬老师。但好景不长,开学才两个星期就被调走了。国木田老师说他去做关于爆炸的学术研究了,所以没时间再带我们班。太宰老师成了新的化学老师。也就是这样,我们终于知道太宰老师是教哪门课的了。不知为何化学课无一例外地被调到了物理课的下一节。
  那天物理课前,我和另一个物理课代表照常去中也老师的办公室搬作业。正当我们拿好练习册准备离开时,太宰老师叫住了我们。“帮我把这些实验器材搬回教室吧。就放在教室后的柜子上就行。”太宰老师笑着指指后面小桌子上放的器材。
  “他们明明是我的课代表,凭什么要帮你搬东西,你自己不是有课代表吗青花鱼。”其实之后我研究了好几天也没看出太宰老师哪里像青花鱼。
  “我怕敦君和芥川君会打起来。反正是顺路嘛,就让你的课代表带过去吧,小矮子。”
  “你说谁小矮子?!”两个粉笔头扔向太宰老师。太宰老师一闪身灵巧地躲过。于是更多的粉笔头和橡皮砸来。我们两个课代表对视了一眼,决定为了两位老师看似不存在的友谊,我们学生就多跑一次,反正教室和办公室在同一层楼。
  
  不久,我便尝到身为课代表的绝望。
  那一周,那个男生请假,我不得不独自一人搬全班的物理作业。物理课前,我无精打采地来到办公室。看着那叠高高的作业和两门学科的实验器材,我真想就地去世。我仿佛看到了中也老师关怀的眼神……不,这肯定是我的错觉。没办法,我带着充满绝望的眼神搬起全部作业……嗯?怎么觉得轻了许多?……一定是我累晕了,才产生这一系列的幻觉。回到教室,我找到了敦君和芥川君,也不管他们会不会打起来,硬是把他们拉进了办公室。出人意料的事,芥川君一脸恭敬地默默搬起化学实验器材,似乎无视了敦君的存在。留下一脸愕然的我和敦君。接着,善良的敦君为我搬走了物理实验器材。说好的打架呢?不过我也没空想这个,跟着芥川君和敦君离开了办公室。在拉上办公室的门前,我似乎又听见了中也老师和太宰老师打闹的声音。
  接下来的物理课上,中也老师的心情似乎极糟,粉笔头便更频繁地飞向各个角落。趁着课间,我连忙去总务处又领了两盒粉笔,不顾广津先生威严的目光,飞快地跑回教室。在教室门前我愣住了。为什么讲台前的是柠檬老师?不应该是太宰老师的课吗?我甚至看看门牌——没错,是1班呀。我硬着头皮走进去。教室里的同学证明我没有走错。课前,柠檬老师说太宰老师因为身体原因不能来上课,所以他回来代课。明明物理课前太宰老师还生龙活虎,活蹦乱跳的呀,不会是什么严重的突发疾病吧……真是越想越恐怖。
  我们在体育课后问了织田作老师,他说太宰老师的身体没什么大问题,过两天就回来了。两周后,我们看到了身上绷带又增了不少的太宰老师。我不由自主地看向中也老师。他好像又在嘲讽太宰老师。仔细一想,我似乎知道太宰老师身上发生了什么了……

TBC
感谢阅读,请随手点击小蓝手和小爱心
在贴吧同步更新,但由于偏向小段子,lofter会囤囤再发
贴吧ID:fayyuu,那里会更得快些
最后再厚颜无耻地求推荐喜欢关注(⁄ ⁄•⁄ω⁄•⁄ ⁄)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