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ho

开学长弧中……
这里同人/原创写手Echo/小艾
文笔极差,坑多不愁
日博是不介意的
这辈子也不介意的
懒癌晚期患者,可惜脑洞极多
开坑一时爽,填坑泪两行
目前主混文野圈
伊殿/布丁/太宰激推
主吃:太中(不逆)/all太/坡乱(不逆)
【基本上】所有文章首发贴吧
贴吧ID:fayyuu

作业多到没时间码文……
随便撸两个头证明我还活着……
完美崩掉
我真的是不会画画
p2私心加了眼罩
画完才想起绷带更好。。。
【事实证明我连拍照都不会……】

忘却n久的点文福利~

emmmmmm

不知何时已经满20fo了

考虑来次点文萨~

短篇

cp接受:太中,all太【除中太(不吃)/陀太/涩太】【因为目前还没看剧场版……】

那么,回复三个关键词~【第一个请注明cp】

(如果有题目的话就更好啦~)

(14号来选一个小可爱的~【万恶的期中考……】)

(车的话……我努力吧……)

【会不会没人呢………………】

【原创】MbI(5)

【前篇见合集】
  嘀嗒,嘀嗒。
  国木田不知道时间过了多久。自从被清辉骗过来,他就失去了一切可以与外界联系的工具。手机,理想笔记本,甚至口袋里的小纸片全被搜出来,放在清辉身边。不过他似乎对这些没什么兴趣,笔记本虽然记了行程一类的重要事项,但他只是简单翻翻,没有仔细看,倒是兴致勃勃地看了择偶标准。虽然就继续用笔记本电脑,头戴着耳机,哼着不知名的歌,脚下轻轻踩着节奏。这舒服的样子,总会让人想到躺在沙发上拒绝工作的太宰。也不知道那家伙现在在哪。
  
  嘀嗒,嘀嗒。
  
  清辉的打字声突然停下来,同时远处似乎传来逐渐靠近的脚步声。清辉起身,将耳机套在脖子上,向前慢慢踱步。
  “呦,这不是治君嘛。我这回可等你很久喽。你是上班晚了还是根本就不在乎你这个搭挡呢。”
  “原来是清辉君找我呀。那太阳可是从西边出来了。我记得以前在黑手党的时候,你可是天天躲着我。现在没了我,应该早就是个干部了吧。”太宰从远处走来。他在离清辉不远处停下脚步,注视着这个微笑的年轻人。
  “诶呀治君怎么能这么说呢。当时我只是很讨厌你是我直属上司这个事实罢了,而且我现在只是个准干部罢了。”他眯上的眼睛睁开,紫色眼睛悠悠的目光注视着太宰,“首领本来说只要呆一个月就行,结果硬是干了三个月,真是令人不爽呢。”
  敢这么说首领的可能就只有清辉了吧。太宰还记得,当年还在黑手党时,这个清辉每天最多来签个到,随后就躲避着自己的身影,溜到其他部门去了。有时特殊任务,让部下把他“请”回来时,总是一脸的不耐烦,并在任务后溜到更难以被发现的角落里去了。但太宰每次都能找到他,他也每次都是一张苦瓜脸。与太宰接触的港黑人员都知道这事,一致认为清辉的行为算是违反黑手党纪律守则的。据说有人还上书首领,指责清辉有叛变倾向。这个上书的是个老同志,大半辈子为黑手党卖力,森先生也不好无视这封信,单独找过清辉,并要求向芥川君学习。但清辉的我行我素大家依旧看在眼里,没什么改变。据小道消息称,首领当时只是开玩笑般跟汇报完工作的清辉提了一下,并认同清辉“只要把工作完成就行”的理由。虽然事后清辉写了一份检讨,并之后每天在太宰君的办公范围内多呆了不到十分钟,但既然首领对他没有异议,其他人也不好因为这事再指责他。之后太宰叛变,清辉也主要因为这事摆脱了嫌疑,被派到支部工作,一步步爬升,直到坐上准干部这个地位。
  “你不是被调到支部去了吗?怎么,是什么特殊任务让森先生让你调回来?”太宰注视着清辉,希望将他的每一个小动作,每一个眼神的细微变化都尽收眼里。
  “没什么特殊任务啦。只是例行回来报告而已。”清辉的笑容挂在脸上弧度没有一丝变化。
  “是吗。虽然这次组合针对的是横滨,但你那里也受到不少影响吧。现在组合走了,你不应该重新完善支部内部问题吗?以你的能力,现在肯定是支部一把手。这么重要的位置就这么简单的,只是例行报告的回来而不是书面报告?再何况你平时起得那么晚,怎么可能为了报告而早起?是不是总部出问题了,或是……”
  “不愧是治君呢。”清辉一拍手,双手合十,似乎被察觉到异常是计划中的一部分呢。没有慌张,没有懊恼,有的只是像水一样平静,却又深不见底的微笑。“这里的确遇到了点小麻烦呢。”
  “而且是可能波及到你们武装侦探社的呢。”
  “果然如此。不然森先生也不会让你这个优秀的准干部回来吧。”
  “治君过奖了。我只是一个普通的情报探员罢了。能得到首领的赏识我深感荣幸,同时也因能力确实有限而感到惭愧。”清辉将手背到身后,向太宰慢慢靠近。“比起我,治君才是真正的优秀吧。曾经最年轻的干部,每年给黑手党带来不容小觑的收益。作为后辈的我可是把您当成我的目标了呀,治君。”
  突然改用敬词,还自称后辈,却将“治君”这个称呼在仿佛不经意间重读,太宰也露出了微笑,有趣。清辉走到太宰面前停下。他们离得很近,使太宰要是想继续观察清辉的举动就必须微昂起头。挑衅。清辉的一举一动充斥着挑衅,将空气中火药味变得更加浓重。看来还和以前一样。
  “所以?”
  “您不考虑考虑回到港口黑手党吗?据我所知,首领将干部的位置还帮您留着呢。”
  又是这个提议。“不了。”太宰迅速回答道。这项提议森先生曾说一直有效。首领都已经被拒绝了,再派其他部下继续游说很显然成功率几乎为0。何况这次来的还是在不停挑衅且本来和自己关系就极差的清辉。他作为情报探员和准干部,得到这个消息很容易。不过他也肯定会知道首领直接发出过邀请这种事。不过清辉不会毫无根据的提出这个邀请,恐怕这次遇到的对手实力不小。太宰知道,这肯定是玩笑话。要是真回去了清辉岂不是有会排挤自己,与我争干部的位置。
  “太宰先生!国木田先生!”敦的声音从远处传来,急匆匆跑步声由远至进,身后还跟着镜花。清辉知趣地后退两步。
  “这不是敦君和镜花小姐吗。……别急呀。”敦跑到国木田身边,为他拿下嘴里塞的毛巾,正要解开绳子,却看到旁边还有一个包装精美的礼物盒捆在国木田身上。“那是我送他的炸弹呦。而开关——”清辉晃了晃右手手腕。“在手表上呦。”
  “可恶。看来只能战斗了吗。”敦变出虎爪,向清辉冲来。
 

TBC
感谢阅读,请随手点击小蓝手和小爱心
在贴吧同步更新
贴吧ID:fayyuu,那里会更得快些
最后再厚颜无耻地求小蓝小红和关注(⁄ ⁄•⁄ω⁄•⁄ ⁄)

【原创】MbI(4)

【前文见合集】
  中岛敦对泉镜花说:
  “工作小结终于写完了。第一次写也不知道符不符合国木田先生的要求。不过总算写完了,接下来也没其他工作了。要是大家午饭一起出去吃就好了。好想吃茶泡饭。不过对面那家牛肉盖饭也挺好吃的。去哪家好呢?一会儿我去问问其他人吧,他们一定有好主意。比如说,上次直美小姐说的年轮蛋糕就很好吃。再比如,那家牛肉盖饭是贤治推荐给我的。究竟吃什么好呢?”

  
  中岛敦对泉镜花说:
  “马上就能吃午饭了。与谢野小姐说附近新开了家餐厅,好像是吃烤肉的。一会儿我们一起去那里尝尝吧。也不知道味道怎么样。那家店附近好像还有卖可丽饼的,吃完饭后去尝尝怎么样。不过国木田先生好像还没有回来。他可能会错过这顿午餐吧。”

  中岛敦对泉镜花说:
  “吃的好饱呀。那家店的烤肉真是又好吃又便宜。可丽饼也很好吃。对吧,小镜花。真想下次再去吃一顿。国木田先生呢?他好像不在办公室了。他回来了吗?是去吃饭了吗?我写的工作小结放在他桌上,他好像还没看。要不要先给其他社员看看,让他们帮我改改?”

  
  中岛敦对泉镜花说:
  “国木田先生还没有回来……镜花,你说他不会出什么事了吧……太宰先生也一样,中午急匆匆出去现在还没回来。他不会……又去自杀了吧?不过国木田先生体术那么好,应该不会出事的吧。但是应该只是一个小任务呀。不会直接去机场接乱步先生了吧,但他的东西还在这里,应该会回来拿的吧。”

  中岛敦对泉镜花说:
  “他们还没有回来。…………不会,真出事了吧……嗯?太宰先生收到的邮件?一不小心动了他的鼠标把他的电脑屏幕激活了……这张地图……小镜花快来看!这上面显示的地下车站会不会就是太宰先生甚至是国木田先生去的地方?这个发件人……这不是国木田先生的邮箱吧……怎么办?我们要不要去一趟?”
  泉镜花说:“先给他们打个电话…………还是不接?那就一起去吧。我们两个人去就够了,就不打扰其他社员了。”




看完许三观卖血记后的失败尝试
然后21粉啦~谢谢支持٩( 'ω' )و

感谢阅读,请随手点击小蓝手和小爱心
在贴吧同步更新。
贴吧ID:fayyuu,那里会更得快些
最后再厚颜无耻地求推荐喜欢关注(⁄ ⁄•⁄ω⁄•⁄ ⁄)
  

【原创】MbI(3)

【前文见合集】 

        一盏灯忽明忽暗地闪烁着,发出沙沙的声音。昏暗的车站并没有因这盏灯而明亮多少。水珠从生锈的管道口流出,嘀嗒,嘀嗒。阳光从入口照进来,照清了四个人影。
  清辉坐在地上,腿上笔记本电脑屏幕发出的光照亮了他的脸。黑田侍立在一旁。距离他们不远处,国木田和一个陌生小伙子被分别绑住。
  “你到底要干什么!”国木田怒斥道。大约一个小时前,他们来到这里时发现了这个小伙子,接着那个好像叫黑田的就用控制火焰的异能对两人疯狂攻击。然后就成了这副样子。国木田还好,只是被绑了起来,可那个小伙子不仅被五花大绑,眼睛被黑布蒙起来,嘴被堵住,身上所有物品都被套了出来。现在手机还被连上了清辉的电脑,看样子是被破解了。
  “住口!对藤野大人尊重点!再吵就把你嘴封上!”
  可恶,笔记本被收走了,连袖子里应急的小纸片也被烧了,看来只能等侦探社救援了。
  “好了黑田,不要对国木田君那么凶嘛。这次的目标又不是他啦。”清辉说着,头也不抬地继续打字。
  
  嘀嗒,嘀嗒。
  
  “好了。”清辉将电脑放在一边,“接下来就拜托黑田把这位叛徒带回组织了。”
  “是,藤野大人。”黑田恭敬地向清辉点头示意。随即扛起那个小伙子,“大人,您一个人在这里可以吗?……我的意思是,毕竟您要见的可是太宰大人。真的不需要我留下来陪您吗?”
  “哎呀,真的没问题的。黑田你说说看,我的决策有出什么大问题过吗?”
  “但是……”
  “没有但是。而且你不用以大人来称呼治君。何况你原来的上司又不是他……是那个小矮子吧。”
  “大人,对中原大人是不是应该尊重点?他毕竟还是个干部。”
  “他只是个干部,应该这么说。只要对首领尊重不就行了?好了好了,你快去吧。”清辉有些不耐烦地挥挥手。 黑田将那人抗在肩上,快步离开了。
  如果还有纸片就好了,国木田想。刚才和那个清辉交手时,他貌似很弱,一定应付不了我的体术。
  “现在就剩我们两个人了呢,国木田君。”清辉笑眯眯地看着他。
  “可恶,你要见太宰就直接给他打电话好了,为什么扯上我!”
  “因为,”清辉笑着捡起被扔在地上的笔记本,“你的理想似乎很有趣呢。”
  “别看!”
  已经晚了,清辉已经读了起来,不一会儿便发出爽朗的笑声。
  “国木田君,您要娶的,是神之女吗?”
  对方突然使用了敬称,开口就带着一种不屑的语气,加上对自己理想的嘲讽,国木田气的差点破口大骂。好不容易稳定了情绪,所幸清辉的关注点已不在国木田身上。
  “不过柳彻应该就是神之女了哦。”他居然对着电脑说话,还有人在看吗?而且语气中夹杂着的竟是真诚而不是嘲讽,是他的女朋友?
  “清辉大人您别开玩笑了。”一个女子的声音从电脑里传来。
  “没有,真的!”看着清辉那真诚的眼神,不知为何,国木田突然联想到勾引各种女子的太宰。
  “不过真是奇怪,清辉大人居然会主动找太宰君。兽说你在太宰君的直属部下期间天天躲着他,和芥川君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你竟然会邀他出来,真是神奇。”那似乎叫柳彻的女子继续说。
  “我当时只是……只是……”
  “只是什么?”
  “跟你说不清啦,反正就是不想见到他。”
   “好吧好吧,支部这里还有点活,你要没事我就挂了,一会儿还要打游戏呢。”
  “那就不打扰了。支部这段时间就拜托你了。”清辉笑眯眯地向电脑挥手。
  
  
  
  如果可以的话,
  真的不想再见到你了呢。
  
  太宰君。

【沙雕现场】无厘头小破打油诗(大雾)

小桥流水哗啦啦
我和太宰去自杀
我在前面他在后
我先死了他回家











【原来宿舍浴室这么神奇.jpg】
【原版是隔壁班同学口中一个没听过的学生写的】
【原来是数学,改成太宰好像没毛病】
【莫名刀感……】

【整理】BSD学院

*私设注意
*ooc注意
*年龄差增大减小注意
*有着浓浓中国气息的学院注意


用电脑简单整理了一下~

大概是坑了……


0~3

4~6

7~8

【原创】MbI(2)

  “那个……清辉先生,等太宰先生来时我帮您提醒他吧。”
  “好的,辛苦你了,敦君。”清辉仍是一脸微笑。
  “欸?……那个,清辉先生为什么会知道我的名字?”敦非常惊讶,指着自己说。
  清辉好像犹豫了一下,但立即恢复成原来的微笑,让人以为刚才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啊,我是在报纸上看到你的名字的……中岛敦,是吗?”
  “是的是的。”敦君点头并与清辉先生握手。原来我现在这么有名了呀。
  “既然治君不在……我还有个委托,本来是要拜托治君的……所以能不能……”在微笑中清辉岔开了话题。
  “委托是吗。里面请。”敦将清辉带到接待室,一旁国木田,贤治和镜花也围了上来。
  “是这样的……哦,谢谢。”清辉接过敦递来的水,抿了一口,“啊,真是太感谢了……我继续说下去啦。我们那边附近有个废弃的电车站。昨天晚上我和朋友路过那里时似乎听见里面传来的爆炸声……当时已经是深夜,而且并没有听说电车轨道施工的告示。”
  “需要我们的调查是吗……这种事情交给警方更好吧。”国木田皱起了眉头。
  “但是没有证据……路边的原址没有破坏的痕迹,我也不敢和朋友两个人独自调查。”清辉站起身浅浅地鞠躬,“所以,拜托了。”
  “我去吧,敦你再想想你的工作小结,今天一定要写完。”
  “……好。”
  “那么,我们走吧。”清辉下楼,将国木田领到大楼后侧停车场旁的一辆白色SUV前。车前站着一个黑发红眼的年轻男子。
  “啊,国木田先生,介绍一下,这是我的邻居,黑田。那天就是我们两人路过电车站的。”黑田向国木田点头示意。“这里离那里有些远,就坐我的车去吧。”

       “啊,今天真是倒霉呀。”太宰伸着懒腰走进办公室。
  “太宰先生中午好。刚才有人来找您了。”
  “中午好,敦君。是美丽的小姐来邀我殉情吗?”太宰随手打开电脑。
  “……不是。是一个男子,叫……叫什么来着?”
  “我可没有和男人殉情的志趣。真是的,我看在今天天气好,正想上吊自杀,结果绳子居然断了,唉。”太宰一脸失望的样子,叹息道。
  “我记得我还把他的名字记下来了……唉,那张纸呢?”焦急中敦将桌上的书和本子都拿起来,一本一本翻,“会不会夹到这里了……”
  
  您有一封新邮件。
  
  一定是那个咖啡厅小姐给我寄来的,来找我殉情的。带着迷之自信,太宰点开邮件。
  什么嘛,里面只有一个附件。点开那个图片,是一角地图。这里是……
  “啊,找到了,太宰先生。”敦从书堆中抬起头,“他叫藤野清辉。”
  原来是他呀……虽然这么突然有些奇怪,但这样就都能解释通了。太宰嬉皮笑脸的神色收住了。他走到镜花面前,扶着她的肩膀,“镜花听说过这个人吗——藤野清辉?”
  “好像……没有。”镜花口气中带着些犹豫,“好像有人跟我提到过一次……记不清了。”
  “想不到他这几年竟这么安分呢。”
  “怎么了,太宰先生?”敦发现太宰的神色竟是那么正经,真是少见。
  “没什么。我先出去一下。”太宰走出侦探社。
  
  在我到之前,就拜托国木田君再忍耐一会啦。

【原创文】BSD学院(7-8)

  7
  我们的体育老师名叫织田作之助,很显然他是姓织田名作之助,但太宰老师却天天叫他织田作,久而久之我们也这样称呼他了。
  织田作老师脾气很好,我们这样称呼他他也没生气。平时寡言,但实际上是个难得的好老师。在跑完长跑后,他会带我们去办公室喝水。我的体育一直不好,但他也没有让我重跑加练,只是告诉我一些技巧,有时也会鼓励我们这帮体育差得不得了的学生。他的课经常是在上午的最后一节,而他总是提前十分钟自由活动,可以直接去食堂吃饭,因为他下课前不会再整次队。我们也经常看到太宰老师在快自由活动前来操场。在开学初的两个星期内,我们几乎只能在这时看到太宰老师。等我们自由活动了,他便和织田作老师一起去吃饭。我们经常看到他们两个一起吃饭,有时还能看见两人一起吃夜宵。当然,偶尔招生部的坂口安吾老师也会和他们在一起。三个人聊天欢笑吃饭,场景极其和谐,让人难以联想到隔三差五和中也老师互怼的就是太宰老师。

8
  原来教我们化学的是梶井基次郎老师。他特别喜欢带我们进实验室,经常带着一纸袋柠檬过来,所以我们总是亲切地称呼他为柠檬老师。但好景不长,开学才两个星期就被调走了。国木田老师说他去做关于爆炸的学术研究了,所以没时间再带我们班。太宰老师成了新的化学老师。也就是这样,我们终于知道太宰老师是教哪门课的了。不知为何化学课无一例外地被调到了物理课的下一节。
  那天物理课前,我和另一个物理课代表照常去中也老师的办公室搬作业。正当我们拿好练习册准备离开时,太宰老师叫住了我们。“帮我把这些实验器材搬回教室吧。就放在教室后的柜子上就行。”太宰老师笑着指指后面小桌子上放的器材。
  “他们明明是我的课代表,凭什么要帮你搬东西,你自己不是有课代表吗青花鱼。”其实之后我研究了好几天也没看出太宰老师哪里像青花鱼。
  “我怕敦君和芥川君会打起来。反正是顺路嘛,就让你的课代表带过去吧,小矮子。”
  “你说谁小矮子?!”两个粉笔头扔向太宰老师。太宰老师一闪身灵巧地躲过。于是更多的粉笔头和橡皮砸来。我们两个课代表对视了一眼,决定为了两位老师看似不存在的友谊,我们学生就多跑一次,反正教室和办公室在同一层楼。
  
  不久,我便尝到身为课代表的绝望。
  那一周,那个男生请假,我不得不独自一人搬全班的物理作业。物理课前,我无精打采地来到办公室。看着那叠高高的作业和两门学科的实验器材,我真想就地去世。我仿佛看到了中也老师关怀的眼神……不,这肯定是我的错觉。没办法,我带着充满绝望的眼神搬起全部作业……嗯?怎么觉得轻了许多?……一定是我累晕了,才产生这一系列的幻觉。回到教室,我找到了敦君和芥川君,也不管他们会不会打起来,硬是把他们拉进了办公室。出人意料的事,芥川君一脸恭敬地默默搬起化学实验器材,似乎无视了敦君的存在。留下一脸愕然的我和敦君。接着,善良的敦君为我搬走了物理实验器材。说好的打架呢?不过我也没空想这个,跟着芥川君和敦君离开了办公室。在拉上办公室的门前,我似乎又听见了中也老师和太宰老师打闹的声音。
  接下来的物理课上,中也老师的心情似乎极糟,粉笔头便更频繁地飞向各个角落。趁着课间,我连忙去总务处又领了两盒粉笔,不顾广津先生威严的目光,飞快地跑回教室。在教室门前我愣住了。为什么讲台前的是柠檬老师?不应该是太宰老师的课吗?我甚至看看门牌——没错,是1班呀。我硬着头皮走进去。教室里的同学证明我没有走错。课前,柠檬老师说太宰老师因为身体原因不能来上课,所以他回来代课。明明物理课前太宰老师还生龙活虎,活蹦乱跳的呀,不会是什么严重的突发疾病吧……真是越想越恐怖。
  我们在体育课后问了织田作老师,他说太宰老师的身体没什么大问题,过两天就回来了。两周后,我们看到了身上绷带又增了不少的太宰老师。我不由自主地看向中也老师。他好像又在嘲讽太宰老师。仔细一想,我似乎知道太宰老师身上发生了什么了……

TBC
感谢阅读,请随手点击小蓝手和小爱心
在贴吧同步更新,但由于偏向小段子,lofter会囤囤再发
贴吧ID:fayyuu,那里会更得快些
最后再厚颜无耻地求推荐喜欢关注(⁄ ⁄•⁄ω⁄•⁄ ⁄)

【原创文】BSD学院(4-6)

前篇(0-3)
4
  国木田老师在班会上说,我们是一班,是师资生源极好的班级。师资方面我十分赞同。两位副校长分别教我们政治和历史,语文老师尾崎红叶老师是学科主任,物理中原中也老师据说是特级教师……但时间一长,我就越发觉得我的同学一个个都是极有个性的学生,所以我就准备将他们简单说一说。
  当然,国木田老师还没讲完。除了太宰。他接着是这么说的。这点我非常赞同。太宰老师身为班主任,班会晨会课间操全体会议都不参加,总是国木田老师陪着我们。当然,我们便天天听着国木田老师几乎不重复的教导。不过,已经开学两周了,我还是不知道太宰老师是教哪门课的。我倒没听说有什么课是连着两周都不上的。  
  
5
  先来说说我们的物理老师中原中也吧。为什么先说中也老师呢,因为我是他的课代表。
  比起中原老师这种叫法,我们更常叫他中也老师。这主要还是因为上语文课和历史课时经常读到“xx军挺进中原”“入侵中原”,我们渐渐地一听见“中原”这个词,嘴角就会漾起笑意,但没人敢在他本人面前笑。
  中也老师的课一直充满激情,课上粉笔头乱飞,咒骂声不停,暴躁的脾气和他的身高完全不成比例。他的粉笔头扔得精准而有力,这可苦了每天负责扫地的同学。不过客观的说,他的讲解很清楚。虽然有时候会很不耐烦,但依然会为同学认真解答问题。除了那一次。
  当讲到重力时,他觉得这些东西初中都讲过,没什么好讲就跳过去了。的确,那一节并没有什么新内容。但在力学那一章结束后的作业中,有同学错将重力看成支持力,将力的方向画反了。要是平时,中也老师肯定暴跳如雷,将这位同学请到办公室狠狠骂一顿。 但那一次他却像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一样,甚至在那道题上用橘红色笔打了一个大大的勾。但没人敢去问,他那道题也没讲。后来期末考试时,有一个很皮的同学(据说是乱步君)直接将重力画成竖直向上。试卷上能明显看出,先是一个红色的叉,后来又用橘红笔圈了并打勾。我从没见过第二个老师批卷用橘红色的笔,那显而易见,那是中也老师干的。所有同学一致觉得对重力有了更深层次的见解。

6
  说到现在我还没有好好介绍一下自己呢。我是一个女学生,擅长偏科,是1班的物理课代表和生活委员。
  虽说是生活委员,但我不管班费,只是隔三差五去总务处拿拿东西罢了。总务处的广津先生每次都坐在电脑前,威严地看着我第n次来拿走了两盒粉笔。有一天,估计是我来拿粉笔次数太多,他终于说道:粉笔节约点用,你们班是用粉笔还是吃粉笔啊。确实,我每次来拿粉笔都有些内疚,因为登记本上至少50%都是我们班拿两盒粉笔,可我又不好意思多拿。我们班不吃粉笔,但中也老师喜欢丢粉笔。每当他说“粉笔用完了,课代表再去拿点”时,我都要硬着头皮下去,在广津先生的注视下再拿两盒。有时候副校长森鸥外老师会来总务处转转,这时电脑前就是他笑眯眯地和一个穿洋服的小女孩玩,而广津先生一脸恭敬地站着旁边,我也好厚着脸皮一下子拿五盒粉笔了。
  虽然说我是个女孩子,但其实我也很好奇自己为什么这么不正常。我偏科很严重,语文很差,总是稳定在班级倒数十五名之内。倒是理科还不错,特别是物化,这也是我当物理课代表的一个原因。不不,你别羡慕我,我的物理虽好,但中也老师的要求也很高,要我班级第一或年级前三。而你要知道,班级第一和年级第一的位置一直是给乱步君留的,班里和我物理成绩差不多的还有两三个,所以我从未达到过中也老师的期望。每次考完试,我都要去办公室拿试卷,也顺便被他骂一顿。在挨骂时还要小心他随时可能扔来的粉笔头和橡皮,如果可以的话最好能接住,因为坐在对面的就是太宰老师。别的课代表有时还能拿到老师给的吃的,而物理课代表唯一的福利就是不会被骂的太惨,除非你干出什么出格的事,当然我还没有。你看,中也老师办公室里都有从我们班里拿来的粉笔头,我们班的粉笔能用的不快嘛。中也老师骂人特别凶,每天中午都会找人来面批——实际就是挨骂,我还见过他把一个男孩子骂哭过。总之,恐怕主课老师中最不好惹的就是他了。

TBC
感谢阅读,请随手点击小蓝手和小爱心
在贴吧同步更新,但由于偏向小段子,lofter会囤囤再发
贴吧ID:fayyuu,那里会更得快些
最后再厚颜无耻地求推荐喜欢关注(⁄ ⁄•⁄ω⁄•⁄ ⁄)